当前位置:CCTV5直播 > 首页 > 国际 » 文章详情

何家成 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

2019/11/20 | 作者: 球皇直播 | 来源: www.qiuhuang.net

摘要:何家成何家成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何家成入仕途之前,何家成已经是一位成名的青年经济学家。原标题: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本刊记者|徐欧露实习生|张晓强在成为正部级干部1年

何家成

入仕途之前,何家成已经是一位成名的青年经济学家。

原标题: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

本刊记者| 徐欧露

实习生| 张晓强

在成为正部级干部1年零7个月以后,何家成的头像被从国家行政学院的“学院领导”一栏撤了下来。

10月11日,中纪委通报: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何家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何家成成为十八大以来第六位落马的正部级官员。

国家行政学院是中国三所国家级的干部培训基地之一,主要承担省部级、司局级和处级公务员的培训。国家行政学院现任院长为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属于国家领导人序列,常务副院长负责学院的日常工作,这个副院长职位被明确为正部级,之前担任过这个职务的魏礼群和李建华都曾当选过中央委员,不是所有的正部级职位都有这样的机会,但这样的前程何家成已经不会再有。

进入仕途之前,何家成已是一位青年学者。1956年他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21岁那年考上南京大学经济系,是光环闪耀的1977级大学生,3年后提前毕业,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其后读在职博士学位。

何家成师从著名经济学家刘国光、戴园晨教授。与现任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国家教育行政学院院长顾海良等经济界、政界名流同门。即使在优秀的同学之间,何家成的成绩也堪称出色:硕士期间数学免修。

1984年,在莫干山经济体制改革座谈会中,时年28岁的“硕士研究生”何家成与同学华生等人一同提出了“价格双轨制论”,这个融合了“放”派和“调”派的大胆创新很快被中央采纳,成为启动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一环。

“价格双轨制解决了从计划价格到市场价格过渡的问题,它在经济改革的历史上取得了巨大作用。”华生告诉《博客天下》。

随着普通消费品的定价被逐步取消,很多“聪明人”在“平价”“议价”的双轨制中靠赚取差价获得了第一桶金,但双轨制撬动了计划经济的巨堡,最终使它轰然崩塌。

何家成和华生为首的青年经济学家组合,很快成为当时最被看好的经济学家新秀之一。《微观经济基础的重新构造——再论中国进一步改革的问题和思路》这篇由华生、何家成等人共同署名的论文,赢得了1986年的中国经济学最高奖——孙冶方经济学奖论文奖。

何家成和他的经济学家小组成员也迅速成为中央经济智囊团的一员。据《学习时报》报道,1987年,何家成等人编写的《资产经营责任制》中的诸多研究结论都被国务院借鉴。

价格双轨制在多年之后仍然受到尊重,2011 年,凭借“价格双轨制论”,华生、何家成等人获得了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

何家成自己的前程看起来也一片光明。

1986年,何家成获得“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学者”称号,作为杰出人才,他被社科院破格直接升为副研究员。

同一年,何开始担任管理职务,他成为社科院比较经济学研究室副主任和发展经济学研究室主任。这两个学科是当时经济学最先进的学术领域之一,年仅30岁的何家成成为当时最年轻的研究室主任。

何家成的同学岳华在《往事并不如烟——走出经济学黄埔的20年》一书中说,何家成从小学到博士毕业,以及随后的出国访问中,“花在学习上的时间累计超过了23年。”这种扎实的学习经历与很多官员在就任后再去学府继续深造颇为不同,出色的学术能力是出身普通的何家成日后仕途的起点。

“他人非常聪明,很早就有成就,当时也算是英才一类的了。虽然没什么背景,但能走到现在这样不容易。”一位与何家成熟识的教授告诉《博客天下》。

也是在1986年,何家成突然投身政界。

在中央办公厅调研室经济组工作一年后,年仅31岁的何家成被调到当时赫赫有名的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简称“政改办”),任综合局副局长。这是中央办公厅下属的副部级智囊机构,负责为政治体制改革探讨思路,提供决策。这份工作到1989年告一段落。

1990年,何家成调到物资部,这个1988年才成立的年轻部委到1993年就已被撤销,与何家成过去的职位相比,算是一个冷衙门。

他担任过原国家物资部办公厅部长办主任、正司局级的中国物资经济研究所所长、短期担任过江苏无锡市副市长、国内贸易部政策体制法规司司长、华星物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和国家国内贸易局副局长。

这期间何家成工作之余发表过多篇有关公司治理、国企改革的论文,还出版过几本专业著作。但失去了国家智囊的地位之后,论文和著作的影响力一般。

何家成在司局级上徘徊了9年,2000年,44岁的何家成被任命为首批副部级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中的一员。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曾被外界视为“闲职”,“专为安置那些被削并的部委副部级领导干部设立”,一位何家成曾经的男性下属在“凯迪论坛”上曾撰文这样描述。

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冷板凳”,但对当时的何家成来说,副部级的机会更为重要。而且国有重点企业监事会起着国资委与企业董事会之间沟通信息的关键作用,有借用这个机会完成副部级晋升,走向更重要的岗位的先例,而且何家成本身也确实从这里又走了出来。

2009年,何家成被调任为国家行政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2013年3月,升任常务副院长,当时,时年57岁的何家成已在副部级这个级别上停留了13年。

几位与何家成熟识的人都不否认何家成的才干和能力。一位与何家成有过接触的学者告诉《博客天下》,“他思路清晰,办事有效率。”

何家成在很多单位里扮演“笔杆子”的角色,为此深受领导重用。他做事撰文,非常细致。一位何家成曾经的女性下属撰文称,“一篇即使只有几百字的文章,何家成也要反复修改,连标点符号和‘的、地、得’都要使用到位。”即使日后成为单位领导,“几乎所有重要文件均由其牵头组织起草,且每次都是他亲力亲为,”在“凯迪论坛”上撰文的男下属说。因为长期加班,何家成患上了严重的胃病。

何家成和人交往相处像个读书人,上述与何家成接触很多的学者告诉《博客天下》,何家成“说话非常客气”,没有一点官架子,在行政学院的口碑并不差。上述那位男下属也称,“家成先生对上级领导都按照他在中办养成的习惯直呼其名、以同志称呼,对下属也直接叫名字”。

但何家成的一位女下属曾撰文抱怨何家成对员工的严厉和不体贴。担任华星集团总裁时,何家成要求办公室不能有任何灰尘和异味。休息时间经常叫下属来办公室为自己办事。

上述男性下属也称,在一些人与其工作和生活不再有关联后,他会“完全断绝与他们的往来”。当这位下属落难时,“老领导”何家成没有提供任何帮助。

“何不是坏人。但过于自我,不太为下属着想,在他手下比较窝囊。”一位与何家成有过交集的网友“大河”说。

何家成极少与媒体有接触,为数不多的采访中何家成谈论的都是公司治理与改革。上述何家成旧部称,在私生活上,何家成也始终有意地与人保有距离,“他身边的亲信和朋友,从来不超过五六个人”。

“他不属于那种跟人亲近的人,比较独立,有想法。”一位曾经跟何家成有过接触的知情者也告诉《博客天下》。

何家成从不在公共场合抽高价香烟,也不会在办公室和家中摆放显眼的昂贵物品,甚至“穿着还不及一般工作人员,总是穿着没有牌子的藏黑色衣裤,脚穿一双懒汉黑布底鞋”,上述女下属称。网上公布的一组照片中,何家成在接待考察、会见外宾的多个正式场合,穿的都是一双黑布白底布鞋,即使上身穿西服打领带也不例外。

布鞋是节俭和书卷气的象征。曾经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正部级)、后来调任江西省委书记、全国政协副主席而后又被调查的苏荣也是一位布鞋爱好者。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在2009年发布的一组名为“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的一天”的照片中,苏荣就穿着黑色白底布鞋与工作人员一同乘坐中巴前往地方调研,强调“能省一点是一点”。

穿着俭朴的何家成对马列主义原著和毛泽东政治哲学有异乎寻常的兴趣。

1989年,时任“政改办”成员的何家成在《辽宁大学学报》上发表文章称,“把一些经过实践检验的马克思主义的东西当成背离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创始人个别带有空想色彩的错误论点当成马克思主义。以至于多种所有制并存,实行两权分离成了资本主义;固守单一所有制结构,坚持用指令性计划打天下成了社会主义。”

他的那位男性下属提到了何家成的一套政治哲学理论,总结起来无非是“谨小慎微”四个字。

何家成的一位同事因为违纪多分了一套住房而失去了升迁到副部级的机会,何家成说,“铺张浪费、泡妞是不是问题?当然是问题,但没有证据就上不了台面,但任何违纪的小事,把柄一抓一个准,任何辩解都没用,要从中吸取教训。”

今年9月27日,何家成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他以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身份出席了中国应急管理学会成立大会并致辞。两周之后,他接受了组织调查。

这位曾经的青年经济学才俊,而今可能没有机会再为国家的经济改革献计献策了。

何家成

摘要:何家成何家成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何家成入仕途之前,何家成已经是一位成名的青年经济学家。原标题: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本刊记者|徐欧露实习生|张晓强在成为正部级干部1年

标签 何家成,何家成 何家成:正部级院长人生脱轨,下属,双轨制,副院长,中国,撰文,经济学,司局级,等人,部级,副部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