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CCTV5直播 > 首页 > 电影 » 文章详情

高云翔性侵案 高云翔涉性侵案开庭,女受害者哭诉酒店内细节,当庭崩溃(图)

2019/11/20 | 作者: 厦门夜生活 | 来源: www.hxzone.com

摘要:高云翔性侵案高云翔性侵案高云翔涉性侵案开庭,女受害者哭诉酒店内细节,当庭崩溃(图):高云翔性侵案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0月30日,高云翔和王晶涉性侵案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再次开庭,本次庭审中,女

高云翔性侵案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0月30日,高云翔和王晶涉性侵案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再次开庭,本次庭审中,女方通过视频口述了在KTV和酒店中的细节。

高云翔团队较往常提前约30分钟到达法院门口,高云翔身着灰色西装,戴深色墨镜,当事女方通过视频出庭,其身着白色外套和黑色T恤,神情略显紧张。

以下为女方庭审口述内容:

描述当晚事发现场-酒店房间

“王的房间是常规酒店房间布置,卧室与厕所分开,进入王晶房间后,我在靠近窗边的椅子坐下,记不清王是否有胁迫行为了。”

“王晶此时靠近我,双手扶在椅子上,尝试再次吻我,我用手阻止他,尝试挣脱。我起身往电视方向走去,后来我发现王在通过微信打视频电话,在叫人来他房间。”

“我当时以为,他在叫住在香格里拉里的工作团队,让他们都来他房间。微信通话后几分钟,高云翔来到王晶房间,王给高开的门,高是一个人来的。”

“当高来到房间后,我感到一些安全感,因为他之前很有礼貌,他是已婚男士,我认为我能信任他,毕竟他认识我父亲。”

“当时我站在房间电视前面,我问高想聊什么,高说,‘你觉得我们聊什么’,我回答,‘我不知道’,高:‘你的口音很北京’,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当时王晶的位置我记不清了,他向厕所走去,他对高说,‘我把她交给你了’,高把我推向床,亲吻我,我尝试躲开他,他从后面抓住我,放到他腿上,尝试脱我的衣服。”

“王这时从厕所出来,开始协助他脱我衣服,高把我转过来,开始亲我,把我的连体衣脱到腰部,开始脱我的bra。高抚摸我,并将我带到厕所。”

“高抚摸我的胸部,把我带到厕所,王当时也在厕所,抽烟,看手机。高云翔把厕所灯关了,但厕所门是开着的,高随后完全脱掉了我的衣物和内衣裤。”

“我对高说,不,我正在经期,有使用卫生巾。我对高说完后,他并未理会,而是把我按来跪下。”

女受害者说到一半情绪一度崩溃,泪流不止,问答中断。法官询问是否需要休庭,女当事人表示,“可以继续”。

“我当时非常非常害怕,灯光很暗,能看到王晶的烟是亮的。我当时跪着......(受害人回忆高云翔和王晶同时强迫发生性关系的细节)

“我当时说‘不要这样(don’t do that)’。”

“我随后推开了高云翔,高云翔洗了手,因为我能听见开水龙头的声音。”

女受害者持续哽咽。

“后来记不清是谁把我从厕所里带到卧室,王晶尝试......(受害人回忆王晶尝试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我记不清高当时在房间的位置,我从床上挣扎爬到房间地上,对他们喊‘don’t do anything to me’,王走到我身后......(受害人回忆王晶尝试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持续时间约3-5分钟。”

女受害人继续描述当晚酒店事发情景。

此时,高云翔仔细聆听女受害者陈述,他神情凝重,紧紧地盯住屏幕,不时微皱眉头,遇到没听清的细节,马上回头询问翻译。

正当女受害者描述高云翔的举动时,他极其轻微的“哼”了一下,试图深呼吸,调整情绪。

坐在他后面的王晶,一直歪头倾听翻译耳语,较高云翔,看起来更为镇定。

“王晶后来尝试举起我双腿......(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我拼命挣扎。王晶力气很大......(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陈述至此,女受害者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

“王晶这时......(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

女受害者再次崩溃,痛哭流涕。

“高云翔离开后,王晶把我带到窗边,让我面朝窗外......(受害人回忆王晶试图实施强奸细节,编者隐去),王晶把窗帘拉开,我感到极度被侮辱,因为窗外的高层住户如果往外看的话,都能看到我们。”

女受害者陈述时,仍不断抽泣。

控方律师指出,在2018年3月28日,女受害者向警方提供了一份陈述声明中,不曾记得她是否对王晶进行口交,并在当时录口供时表示,对房间内发生的行为记忆清晰。

受害者身旁工作人员向其提供一份文件,女受害者正在默读。

随后受害者继续陈述:

话讲至此,女受害者失声痛哭。

“记不清王当时是什么位置和状态了。我离开房间后,按了下楼的电梯,对着一面镜子观察了一下自己。”

“我叫了辆出租车,在酒店大堂等到出租车到了,我就乘车离开。我与出租车司机无交流。”

此时,显示屏上播放王晶房间外楼道、电梯口和酒店大堂外的监控录像。

视频中显示,在凌晨4点10分,女受害者走出酒店,上了一辆白色出租车。

观看视频录像期间,高云翔一直微微噘嘴,不时发出轻微的哼声。当检方律师盘问女当事人时,他一直目不转睛的望向控方律师,表情凝重。

视频播放完,女当事人继续陈述。

“我打车直接回家,回到家后,我洗了澡,我丈夫当时在家等我。在洗澡前和丈夫交流了一下,但没说两句,我直接冲到了家里浴室。我当时觉得身体非常脏,在洗澡期间有和丈夫说话。”

“丈夫问‘为什么回来这么晚?’我当时一时无法解释,因为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

“丈夫发现了我脖子上有精液,他问‘为什么你脖子这么脏’,我记不清之后丈夫有没有问其他的,当时我还在惊吓中,而且非常疲倦,没法成功组织语言和他交流。”

“丈夫说我们应该报警,后来他报了警。我当时跟他说‘我想休息’,因为前一天我从凌晨5点就开始工作了。”

“后来来到Manly警局,向一名女警报警时,我当时并没说出全部过程细节,因为我还在惊吓当中。”

“我从小在中国长大,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女性是不敢报警的,因为高和王在中国都是有能量的人(powerful people),他们总有方法逃脱法律制裁,我不想危害到我的家人。”

女受害者随后去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她口述:

“我在医院还睡着了,医生检查了我的大腿,发现上面有淤青。医生向我解释了生殖器检查,但我没同意,因为我不想任何人再碰我身体。”

女受害者瞬间失控大哭,边哭边说,“我当时仍在经期内,我不想任何人再碰我的身体。”

检方律师询问时,高云翔和王晶在被告席上仔细聆听,王晶表情麻木。

法官决定休庭15分钟,平复女受害者情绪。

庭审继续,进行控辨双方交叉盘问环节。

高云翔英皇御用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简称“辩”)向女当事人(简称“女”)盘问。

辩:“记得检察官问你高进入房间时你的感受吗?”

女:“记得。”

辩:“高是个正面形象?”

女:“记得。”

辩:“拍摄期间你有看见他吗?”

女:“是的。”

辩:“庆祝派对当晚你也看见他了?”

女:“看见了。”

辩:“在酒店也看见他了?”

女:“我记得看见他上电梯。”

辩:“有看见他上商务车吗?”

女:“记不清。”

辩:“3月27日晚高宴请澳方工作团队,你知道吗?”

女:“知道。”

辩:“在拍摄一个场景包含法拉利车时,你曾经要求用你的手机和高合影?”

女:“是的。”

辩:“当晚进入KTV时,你用你的手机也要求和高合影?”

女:“我记不清。”

辩:“但照片是在你的手机上对吧?”

女:“对。”

辩:“你之前见过他和别的女性交流互动吗?”

女:“他是VIP,我只见过他和他的团队交流。”

辩:“他的化妆师、经理和女演员都是女性对吧?”

女:“对的。”

高云翔英皇御用出庭大律师Murugan Thangaraj(简称“辩”)继续向女当事人(简称“女”)盘问。高云翔神情较刚才略显放松。

辩:“当晚晚饭在KTV他有和其他女性交流对吧?”

女:“对的。”

辩:“高进入王房间后,你认为他是可靠的对吗?”

女:“对的。”

辩:“你同意在你看见的过程中,他都是保持礼貌对吧?”

女:“我没有太过注意。”

辩:“他对其他人都respectful(尊敬的)对吧?”

女:“我不确定是否respectful(尊敬的),但他polite(有礼貌的)。”

辩:“你提过你父亲和高在中国共事过?”

女:“是的。”

辩:“你在拍摄期间是你向高提起,他和你父亲的历史?”

女:“是的。”

辩:“你曾对高说过他很帅吗?

女:“我认为他之所以是演员,帅是必须的。”

辩:“你跟他说过吗?”

女:“记不清了。”

辩:“你有跟别人提过他帅吗?比如向他的化妆师?”

女:“记不清了,可能出于礼貌说过。”

辩:“你曾经对一个叫Ann的说过你的遭遇吗?”

女:“是的。”

辩:“你认识Michael Hooch(姓名拼写不确定)吗?”

女:“是的。”

辩:“当晚在Blue Angel你见到Hooch了吗?”

女:“见到了。”

辩:“你主动上前找他说话了吗?”

女:“我和他有过交流。”

辩:“你有跟他说过你的遭遇吗?”

女:“记不清了。”

辩:“你有跟Hooch先生说过,Gavin(高云翔英文名)和王晶喝醉后后,being idiots(是白痴)?

女:“我记不清了。”

辩:“你告诉Mr Hooch,‘They did everything to me that two men could do’(他们两个对我做了只要是两个男人能做的所有的事)?

女:“我说过了,我记不清,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辩:“你告诉过Houston女士,‘Gao was so drunk(高喝醉了)?’”

女:“我不记得了。”

辩:“你曾说过,‘你们三人之所以在酒店,是因为你出于工作需要,需要照顾他们?’”

女:“不记得。”

辩:“你曾说过,‘他们到酒店之后,酒就醒了?’”

女:“我不记得,我不记得和Ann说过的话了,因为是在性侵事发后。”

辩:“你和Ann在电话上,在另一天提过此事?”

女:“是的,另一天。”

辩:“你记不清楚内容不要紧,你有对Houston说过实话吗?”

女:“我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不愉快的,我都没对我父母和丈夫说过,我为什么要对他们说?”

辩:“与中国重要客户维护好关系对你重要吗?”

女:“是的。”

辩:“你有给中国团队买礼物吗?”

女:“是的,我的助理给中国团队买了考拉纪念品。”

辩:“你有特别给高买礼物吗?”

女:“记不清。”

辩:“在杀青后举行庆祝派对是常态吗?”

女:“是的。”

辩:“什么时候举行的?”

女:“晚上7点。”

辩:“什么时候决定要一起吃晚餐?”

女:“记不清。”

辩:“你告诉过丈夫你当晚要去吃饭吗?”

女:“是的。”

辩:“晚饭过后,是你想去KTV吗?”

女:“是高邀请我去的。”

辩:“每个人都去了吗?”

女:“不是每个人,有些第二天中方要走的人没去。”

辩:“在KTV里,你大部分时间和王坐在一起吗?”

女:“是我坐在一个地方,王一直来挨着我。”

辩:“你和高在KTV说过话吗?”

女:“记不清。”

辨方律师在对女受害者盘问过程中,表现非常亲和,女受害者几次没有听清和听懂他的问题时,他都放慢语速,多次重复问题。

辩:“你的第一份警方口供是在Manly警局吗?”

女:“是的。”

辩:“第四份是在3月29日吗?”

女:“是的。”

辩:“你在给出这些口供的时候,记忆清晰吗?”

女:“是的。”

辩:“你有给出过更正吗?”

女:“第一份,因为我不想回忆细节。”

辩:“后面的有什么是错误信息需要更改吗?”

女:“记不清了。”

辩:“你最近阅读过你所有的口供吗?”

女:“是的。”

辩:“上周你做了第5份口供,表示前面4份是正确的?”

女:“正确,但有些部分需要进一步明确。”

辩:“你在第5份中提到过,‘前面4份里的内容都是近乎准确和正确的吗?’”

女:“是的。”

沈:“上述询问女方给予多份声明,是为证明女方陈述有多个版本,不可靠,不可相信。”

辩:“你曾和警方陈述,当王晶主动亲近你,试图吻你时,你有躲开对吗?”

女:“是的。”

辩:“你从未主动自愿吻过王晶吗?”

女:“没有。”

沈:“根据盘问规则可推测,辩方一定有女方主动亲吻王的证据(目击证人或视频)。”

辩:“在做前面4份口供的时候,有没有提到过CCTV(监控录像)的事?”

女:“没有。”

辩:“在完成前面4份口供的时候,你有看过任何录像吗?”

女:“没有。”

辩:“你告诉过陪审团,王在KTV的行为让你感到害怕?”

女:“是的。”

辩:“你不停去厕所,希望回来时王身边有别人对吗?”

女:“是的。”

辩:“你一直在尝试避开王?”

女:“是的。”

辩:“你从未主动靠近过王?”

女:“没有。”

辩:“你有主动挨着王坐吗?尽管他让你感到害怕?”

女:“没有。”

辩:“一次也没有?”

女:“我记不清了,当时KTV很小,没太多位子可以选。”

在辩方律师的追问下,女受害者显得有些慌张。

此外,女方还描述了在KTV的事情经过,“王晶当时用手搂着我的肩膀,当他来搂我的时候,我一开始没觉得特别奇怪,后来越来越不舒服后,我起身去了厕所,回来换了座位,后来他又叫我去挨着他坐,在KTV快结束的时候,他坐的离我非常近,靠我越来越近,还尝试亲吻我,我躲开了,我并不想让他亲我,他还说了‘亲我’。”女方说到此处,情绪崩溃,开始哭,说话越来越哽咽。法官询问是否需要休息,其表示“可以继续”,但仍哭的很伤心。

随后,庭审现场播放事发当晚的监控录像,女方坐在房间沙发中间,高云翔坐在受害者右边,中间隔了一个人的王晶走到女方身边并坐了下来,女方往左挪了一下,王晶也紧跟着挪了过去,王晶把头靠的离女方非常近,女方躲开,王晶随将女方搂入怀中,但遭其用手推开。王于是用手抚摸女方脸颊,女方从王身边起身。女当事人庭审现场回应说,“我当时起身准备去厕所。”

女方表示当晚离开KTV后,王晶拿走了自己的电脑,告诉她“上楼再聊聊”,“他拉住我的手腕,拽我往电梯里进……我按了open按钮,当时电梯门开了,王用手制止了我离开,他说了类似‘你不能走’之类的话,并按了16楼按钮,王晶当时说‘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最后,法官宣布休庭,31日继续,凤凰网娱乐继续跟进报道。

高云翔性侵案

摘要:高云翔性侵案高云翔性侵案高云翔涉性侵案开庭,女受害者哭诉酒店内细节,当庭崩溃(图):高云翔性侵案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10月30日,高云翔和王晶涉性侵案在新州唐宁中心地区法庭再次开庭,本次庭审中,女

标签 高云翔性侵案,高云翔性侵案 高云翔涉性侵案开庭,女受害者哭诉酒店内细节,当庭崩溃(图),受害者,女方,你有,说过,房间,记不清,受害人,口供,记不,厕所